你若撒野 今生我把酒奉陪

文章链接部分都删掉了,想看的可以私信我要txt~虽然该南极圈常年只有我一只企鹅出没,但万一我被灭绝了呢!想想就更惨辣!

我证明我有更新但我不敢发

下章预告。

 @怪怪酱 哼唧,喵唧。


🙃🙃🙃🌚🌚🌚



la parrain小段子 4

司嘉拎着二斤橘子目瞪口呆看着谭家的管家遥控打开巨大的雕花铁门,胡歌开着辆敞篷小跑停在一棵棕榈树下朝她招手,后座上两条杜宾犬探头探脑。 

胡歌:愣着干啥,上车啊。

司嘉:这是要去哪里。

胡歌:我家啊。

司嘉崩溃了:从你家大门口到你家房子要开车???

胡歌想了想,莫名其妙红了脸:走路也可以,但今天不太方便,花丛边的有好多蜜蜂,我昨天被蛰了,谭宗明找了园艺师过来修剪除虫,药味有些大,你要是不嫌……

司嘉:所以这两条狗?

胡歌:谭宗明说它们会扑飞虫,要我随身携……

司嘉拉开车门面无表情坐进副驾驶:够了,闭上你的猫嘴,开车。


———————


客厅里透明落地窗纱上的鸢...

中年老爷们的外表,青春期少男的情怀。这小心思把我戳的心肝肺统统都化成了水蜜桃汁。我不再叫你大猪蹄子了,改叫某喵为小猫爪子。

这个访谈的名字可以叫做《浅谈不同情况下给垃圾袋分别打活结死结和蝴蝶结的必要性》
一言以蔽之:胡诌八扯。
也就哄骗哄骗胡小歌这种见了老东西满眼冒心心的纯情少妇。
总而言之,黎歌发糖了。

La parrain 4

本章是作者用jio夹着树枝子划拉来出来的,绝望脸。

---------------------------------

黎重坐在暗室里对着样片一帧一帧的看过去,胡歌的身影慢慢出现在屏幕正中央,他从军部的走廊上对着镜头的走过来。走过血海班师得胜的将军,身姿挺拔,军靴叩响红木地板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中长久回响。他将军帽压得低,眉毛给掩在了帽檐下,青天白日党徽就在那笔挺的山根上方泛着青白冷光,贴身裁剪的GMD制服外罩着薄呢大氅,那衣摆染了靴跟扬起来的细微灰尘,在放慢的镜头中随着将军的步履在身后翻飞,挥洒下的细小尘埃裹在走廊窗外投进来的残阳光柱中挤挤挨挨的闪动。胡歌停在那束光前,一半身影隐没在阴影中...

La parrain小段子 3

胡歌盘腿坐在床上,他的宝宝躺在他对面的宝宝枕上手舞足蹈,pia叽,用手里的小恐龙砸中他爸爸的鼻梁。

胡歌眼泪汪汪的捂着鼻子,怎么看这小王八犊子怎么越长越像谭宗明,那嘴角那大双眼皮子甚至那眉形,连扔玩具的英姿都颇有大王八犊子打高尔夫球挥杆的风范。

胡歌感到十分委屈。

你没满月他就不理你了,是我一直喂养你,给你买奶粉给你买尿片给你买玩具还学小猫叫陪你玩,可你转头说长得像他就长得像他,呜,凭啥!

谭宗明从上海公司总部的会议上离席,算准了时差给洛杉矶的胡歌打电话:“按时吃药了吗?晚饭吃的什么?”

胡歌在电话里呼哧呼哧的:“没有!不吃!”

谭宗明:“怎么了宝宝?”

胡歌:“我不是你的宝宝!你去问你的宝宝去吧!”

说完暴...

© 戈伐 | Powered by LOFTER